您的位置:主页 > 星声星语 > 长江10年禁渔初见成效江豚已经回归还发现了300斤野生中华鲟

长江10年禁渔初见成效江豚已经回归还发现了300斤野生中华鲟

发布日期:2022-07-31 21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华鲟号称“水中大熊猫”,因为种种原因,已成为极危保护动物。如今,长江禁渔不到2年就初见成效,不仅能看到江豚三五成群活跃在江面上,还发现了长3米、重300斤的野生中华鲟,看到如此罕见的国宝,是不是要给表哥点一个大大的赞呢?

  今年的4月底,湖北宜昌的长江边搁浅了一条超级大鱼,经救援专家确认,这是近十年来发现的最大个体中华鲟,可谓十分罕见。根据考古发现,中华鲟最早出现在距今1.4亿年前的白垩纪,与恐龙生活在同一个时期。然而,中华鲟躲过了第五次生物大灭绝,却躲不过21世纪的人类,如今更是到达了濒临灭绝的地步。

  和已经灭绝的白鲟一样,中华鲟也是洄游性鱼类。每年的夏秋之际,需要产卵的成年中华鲟都会逆江游行三千多公里,来到金沙江一带进行产卵繁殖。随后,幼苗顺江而下,到长江口稍作停留,在大海中发育成长。8年之后,发育成熟的幼鱼会根据先祖的记忆,再次溯流博击到长江上游进行产卵繁殖。就这样,世世代代在金沙江出生,在大海里生长,在长江中游行。

  上个世纪70年代,长江里能繁殖的中华鲟超过1万尾,到了80年代,直接缩减到2000余尾。30年后的2010年,仅剩57尾,此时中华鲟的种群已经十分濒危;更可怕的是,2013年已经完全检测不到产卵的中华鲟以及受精卵。这意味着,野生中华鲟的种群有可能已经断子绝孙,如果再不加大力度保护,灭绝或许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。

  作为洄游性鱼类,中华鲟需要从茫茫大海沿着长江洄游到上游进行繁殖。然而,水利工程的建设就相当于给长江加上了一道闸门,直接阻隔了洄游之路,致使中华鲟无法产卵繁殖,甚至面临断子绝孙的窘境。

  葛洲坝工程建设时,专家认为根本没必要预留鱼道。一般的鱼类也不需要鱼道,以四大家鱼为例,不会产生生殖隔离,对种群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。当时对中华鲟的习性不够了解,无法针对性预留鱼道,随便建设也只是徒增成本而已。

  根据记录,葛洲坝截流的好多年内,大坝下游经常能看到为了洄游产卵而撞击大坝死亡的中华鲟尸体,这令人悲痛万分;如果您也觉得十分可惜,请在评论区打上“可怜的中华鲟”。

  除了大坝的直接影响之外,过度捕捞、高密度航运、环境破坏也都是致使中华鲟濒危的元凶。

  根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从80年代人工培育出中华鲟后,已经累计向长江中放流了超过700万尾,如此多的中华鲟,到底去了哪里,为啥平时压根就看不到呢?

  首先,放流的一般是幼年中华鲟,700万尾放到长江后,因为捕食、意外死亡等因素影响,真正存活并成长的少之又少。

  其次,放流之后的中华鲟会随着长江水流游到大海里生活,很难找到其踪迹,10年左右才有可能洄游到长江。

  总而言之,中华鲟因为大坝建设、环境破坏、过渡捕捞等因素已经岌岌可危,尽管可以人工增殖放流,但想要挽救野外中华鲟,还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。

  近30年来,长江哺育着424种鱼类,包括183个特有鱼种,但已经有79种鱼类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。曾经数量非常多的长江三鲜,如今鲥鱼早已灭绝,野生河豚数量也少得可怜,刀鱼更是因为罕见而被炒到了天价。江豚数量迅速下降,存活已经不足1500头,长江女神白鳍豚早已功能性灭绝,离最终灭绝或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;白鲟的挽歌已经响起,中华鲟的命运还掌握在人类手中。

  2020年1月1日起,我国在长江实行了10年禁渔,希望通过禁渔为多数鱼类争取2至3个世代繁衍,缓解当下长江生态之危,为中华鲟、长江江豚在内的旗舰物种亡羊补牢。如今,禁渔不到两年就初见成效,长江中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鱼群,甚至还能发现三五成群捕食的江豚。

  禁渔之前的2017年,专家在葛洲坝下游400米的中华鲟产卵场研究时,意外发现了一团黑色的颗粒物,这正是野生中华鲟产下的卵。是2013年以来,首次检测到的中华鲟卵,而中华鲟平均每次产卵数量高达60万粒,这意味着野生的中华鲟并没有断子绝孙,如果保护得当,是有一定数量存活的,甚至重现当年鱼满为患的场面。

  今年的4月底,湖北宜昌再次发现了体重300斤的野生中华鲟,或许,长江禁渔十年之后,生态得到完全恢复,葛洲坝下游产卵场环境适宜,在大海生活的野生中华鲟会再次成群结队洄游至长江产卵,并出现在世人面前。对此,您怎么看呢?欢迎留言评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娱乐新闻 - 旅游新闻 - 历史咨询 - 女性生活 - 大咖名流 - 星声星语 - 体育新闻 - 社会文化 - 热透新闻 - 健康新闻 -